您的當前位置:主頁 > 新聞頻道 > 社會新聞

“我家成了地下交通站”

——追記原“忠信交通站”負責人吳銘初

2020-09-16 10:22:28 來源:河源日報 吳建勤

■連平縣忠信鎮大塘村 吳建勤 攝

■本報記者 吳建勤

九連山游擊隊作為我黨領導下的一支戰斗在敵后的武裝力量,在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中頑強對敵作戰,涌現出了許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人物,其中也有隱蔽戰線那些鮮為人知的英雄人物。

1945年參加革命的吳銘初是我黨一位地下工作者。1946年前后,九連山游擊隊在連平縣忠信鎮大塘村建立了“地下交通站”。當時的九連山游擊隊負責人,新中國成立后連平縣第一任縣委書記、縣長鄧基(2018年逝世)曾說,大塘村“地下交通站”的建立非常必要,很有戰略意義。如果沒有交通站的物質供給,九連山游擊隊就無法生存。

吳銘初作為大塘村“地下交通站”的負責人,是地下黨組織在忠信發展的第一批黨員。鄧基曾在口述的回憶文章中稱贊:“吳銘初對黨的事業無比忠誠,甚至不惜變賣家產來供給物資給游擊隊,是一名出色的共產黨員?!?/p>

今年85歲高齡的吳康壽是吳銘初的親弟弟,是1958年10月加入中國共產黨的一名老黨員,1994年退休。他回憶大哥吳銘初在九連山游擊區的英雄事跡時,流下了激動的淚水。

“秘密交通站”

在家里悄悄成立

連平縣是革命老區,原忠信鎮大塘村是當時重要的游擊區。吳銘初是地下黨組織在忠信發展的第一批黨員,當時負責九連山游擊隊的機要交通和物資轉運工作,在鄭群、鄧基等同志的領導下,吳銘初在忠信鎮大塘村樓下創建了九連山游擊隊“機要交通供應站”。1949年解放后,連平分為了四個區,吳銘初被委任為第四區區長,即忠信區第一任區委書記兼區長。

吳康壽說:“當時我大概八九歲,經??匆姺块g內存放著很多食油、洋油,還有手電筒、衣服、藥品等,家里自然就成了一個小倉庫,半個月到一個月左右接運一次?!眳强祲壅f:“后來才知道,我家成了秘密交通站?!?/p>

小弟幫大哥

傳送秘密文件

提起小時候跟著大哥吳銘初做的一件事,吳康壽有些激動。他回憶說:“有件事記憶很深。有一年冬天,我去麥屋大姐夫麥國民家做客,我大哥把折好的一張細紙片給我,吩咐我送給麥國添(解放后忠信第二任區長),大哥知道我認識麥國添。那時的我知道這張紙片很重要,又生怕把紙片弄丟了,就把紙片塞在鞋底,一路上假裝玩耍的樣子,見到麥國添時,我還是假裝玩耍的樣子,不動聲色地悄悄把紙片遞給了他?!?/p>

吳康壽回憶說,有一次,大哥吳銘初緊急地遞給他一封信,叫他馬上送給黃耀成。黃耀成開了一間店鋪(黨組織聯絡點)。吳康壽去上學的路上經過該店時,黃耀成正在柜臺旁抽煙。吳康壽把信悄悄交給了黃耀成,黃耀成轉身拿了兩顆糖給他吃。吳康壽接過兩顆糖,蹦蹦跳跳地去上學了。

“客家炸豆腐”

成為傳遞情報工具

鄧基在回憶文章中稱:如何安全地傳遞情報文件,吳銘初想出了許多辦法。用客家油炸豆腐傳送情報,這是吳銘初想出的一個“絕招”。他們把情報寫進小紙條,用塑料紙包好塞進方塊水豆腐中間,待豆腐炸成黃色后撈出來,不露半點破綻就把情報送出去了。另一個方法就是把草魚內臟取出,把密件、情報放入竹筒,然后再放進魚肚里安全送出。

鄧基在回憶文章中還稱:“在游擊區斗爭的艱難時期,由于山上潮濕、游擊隊員的居住環境惡劣,衣服長年不換,游擊隊員身上長滿了虱子,根本上沒辦法治療,只好分期、分批把游擊隊員秘密送到交通供應站消毒。說是消毒,其實也就是用石灰、蒸籠等土方法來處理,如果沒有交通站,游擊隊很難生存?!?/p>

銘記歷史功績  

傳承紅色基因

吳銘初對黨的事業無比忠誠,他不惜變賣家產換成各種物資供給游擊隊,甘于奉獻,彰顯出一名共產黨人的高風亮節。鄧基在回憶文章中提到:“印象最深的一次,是游擊隊員們稱之為‘難忘的大年三十夜’。有一年大年三十除夕夜,是游擊隊活動最安全的時間,游擊隊員下山轉運物資,吳銘初把家里準備過年用的豬肉、魚、油、米等物資一并給游擊隊員運走。當時我叫他留點家用吧,他說山上比我們更艱難,今晚安全,能拿就多拿一些吧。無病的游擊隊員挑物資進山,有病的留在吳銘初家中治療?!?/p>

為確保游擊隊物資正常轉運,吳銘初想盡了辦法。每年,忠信大蒜收獲時,他就向農戶收購,集中出售所得資金,全部用于購買游擊隊所需的棉衣和藥品。

歷史不能忘記。鄧基在回憶文章中寫道:“把知道的真相告訴大家,是一種正義。吳銘初為黨和人民作出的貢獻,在家鄉人民心中永不磨滅?!?/p>

1997年3月,當地群眾自籌資金在吳銘初家鄉村口修建了一座牌樓。鄧基在牌樓上親筆寫下了一幅對聯:“樓臺映日老前輩豐功垂史冊;夏苑生輝新一代壯志躍青云”。當時的連平縣領導一同參加了竣工儀式。

鄧基在回憶文章中動情地說:“吳銘初為東江縱隊九連山游擊隊作出了很大的貢獻。解放初期,我任連平縣第一任縣長期間,他任忠信區區委書記兼區長。后來組織上調我到中南局任職,我準備帶他一同前往,但因為吳銘初不愿離開家鄉,直到因病去逝?!?/p>

吳銘初生于1926年,1945年參加革命。解放后,一直在家鄉忠信區任職。由于長期的艱苦戰斗,吳銘初的身體每況愈下,1960年在家鄉逝世,年僅34歲。

編輯:梁軼倫
    數字報
    Top 天津快乐十分实时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