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當前位置:主頁 > 文學頻道

凝固的歲月

2020-09-15 10:23:54 來源:河源日報

□郭達欣

走進江南,踏不完的青石板,看不盡的煙雨巷,而走進梅州嘉應,更有聽不夠的客家話,數不清的圍龍屋。

隆冬季節,暖融的斜陽下浸潤著微涼的輕風,古老和現代疊加的街道上,有疾馳而去的車輛,也有從容過往的婆姨,張揚的現代節奏與內斂的歷史遺風交融著,這便是客都梅州。

南宋詩人楊萬里在《南海集》中寫道:“行盡天涯意未休,循州過了又梅州。生平不慣乘肥馬,老去須教過瘦牛。夢里長驚炊劍首,春前應許賦刀頭。夜來尚有余樽在,急喚渠儂破客愁?!苯袢招挪接诿分萁诸^,流連圍龍民居,依舊可以看到古樸的酒樽,聞見客家娘酒清幽的醇香??图覈?、四角方樓鱗次櫛比,仿佛推門而進,就能與黃遵憲交談中西交融和戊戌變法,或與丘逢甲對飲三杯,聆聽抗倭保臺的生動故事。

古城的街巷顯得安靜,在這城市里林立的高樓上,無意間推開一扇鋼窗,也許臨街就是一片圍龍古屋;也許剛駛過一個繁華擁擠的街道,就是一灣淺水的蓮塘。走近古屋,誰也不知道那門前靜靜地蹲守的石獅是在守候著誰的歸來,它又矗立了多少個春秋?那門前的蓮塘,又有過多少情侶在池畔灑下了多少相思的淚滴或有多少后生在此許下過今生的約定。

現代城市的喧囂已漸漸淹沒了當年南遷人流離的背影,人們還在談論是五次?六次?亦或是七次的遷徙。遠古的轅轍已被現代的鋼筋水泥重重覆蓋,古宅邊的老榕樹把千年過往的恩怨藏在根須中埋入深深的地里。人境廬里人去屋靜,培遠堂前早已車疏馬稀,更迭的歲月一層層脫落。

現代的都市人誰也不愿停下腳步去撿拾遺落的歲月,他們在匆匆的行走,亦或是為生活忙碌,亦或是為前程打拼,偶爾停下腳步回眸過往的,也只是鐘情于在文字里翻閱從前的文人以及鬢霜的老翁。文人在尋找那些曾經的曾經留下的至今未解的懸疑,老人們在收集該讓晚輩們銘記的道理。

圍龍屋的大門時而敞開,時而關閉,進出的人們已經感覺不到當年守在瞭望口那壯年男人的辛苦。人們平和地生活,后輩們不知道當年犁田人腿上深深淺淺的傷痕,也不理解為什么婆姨為何把丈夫的鞋底納得細細密密。人們只知道客家娘酒那淳淳醉醉的甜味,卻不知客家女藏在酒甕里的渴盼與情思。

古道池塘邊的老樹橫斜著,粗壯的主干靜臥在平靜的水面之上,似飽經風霜的男子在湖邊小憩,又像疲憊的歸人在月下酣眠,亦或是倦怠的騷客在湖邊垂釣。在這湖邊,累了,可以卸下所有的負重;倦了,可以修復疲憊的思想;悶了,可以解開你緊固的胸襟。

日頭總是西邊落下東邊升起,再悠遠的歷史,也只是在浩瀚的天宇中留下一道弧線;再輝煌的人生,在歲月的長河里只是一朵濺起的浪花。當我們回首往事時,翻開凝固的歲月,不經意的他看見的都只是一道影子。而你,若細細盤剝,深一些、再深一些,你會發現,歲月凝固了,風景和故事也一同凝固在這里。

編輯:梁軼倫
    上一篇:梅州之行
    下一篇:沒有了
    數字報
    Top 天津快乐十分实时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