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當前位置:主頁 > 河源旅游

石徑樵歸:一個被遺忘的勝境

石徑樵歸是河源最古老的八景之一

2020-09-07 10:42:44 來源:河源日報

■“石徑樵歸”的湖與山。

■“石徑樵歸”石徑入口。

■走進“石徑樵歸”,眼前豁然開朗,只看見一大片山谷和低矮的石山。

新冠疫情防控期間,不少市民深居簡出,除了逛一逛市區幾大公園,就近還哪里有山水勝境,可以踏青郊游、放松心情呢?河源古八景之一的石徑樵歸,就是不錯的去處。

河源建縣1500余年,元代或元以前就評出過河源舊八景,清代又評出了新的河源八景。時間流轉至今,這十六景仍有一些留存在今源城區境內。

這十六景里,其著名者如桂峰夕照,桂山現已成4A級景區,龜峰寶塔于今年與塔下兩博物館(市博物館、河源恐龍博物館)等組成河源恐龍文博園亦成了國家4A級旅游景區。其余勝景,或已成街衢鬧市,或已成公園,或改成大路,或已不存。而元代舊八景之石徑樵歸,仍然風貌依舊,只是再不會遭樵夫斧柯之伐,人跡罕至,只有附近居民往來,成了一個被遺忘的山水勝境。

石徑:初極狹,才通人

有人以為石徑在老城太平古街沿江一帶,其實不然。同治《河源縣志·古跡志》里載,石徑在城南十里山石夾道,有幽壑深林之致。石徑樵歸是老八景保存得較好的一個自然景觀。

現在的石徑入口,并不容易找,深藏在河源大道一排門店旁的小巷里。因是挨著路邊,很多地方都已建起了房子與門店。

從狹窄的小巷子里進去,登上一條同樣狹窄的山徑,我們一行人看到了兩邊石山夾著的蜿蜒小徑。

原來這就是石徑?我們一起走上小徑,徑旁有荊棘,茅草長得比人高,看來到此的人并不多。

小徑只容一個人走過,我們排著隊往前行進,小徑上有各種圓的、方的石頭,看見極圓的石頭,幾疑其為恐龍蛋化石,因這一帶,曾經常出土這種遠古遺物。

有熟悉此處的老人說,這里未開路前,全是石山,通往三皇壩(今寫作三王壩)。以前去惠州不是從石徑這邊的河源大道走陸路,而是從三皇壩旁邊的東江走水路。

長在石山中的樹并不高,大概生長艱難,松樹多是彎曲的,頗有點奇松的樣子。在山下水土肥沃處,有瘦高的尤加利樹,散發著淡淡的香味。

穿過了兩邊褐紅色的石山,看到前面一些密集的樹木,以為石徑便走完了,心里頗有些失望,這樣一個久聞大名,名垂數百年的勝景,竟是這樣一條被兩邊石山夾著的蜿蜒小徑?事情并非如此,同行的老人告訴我們,里面別有天地。我們望著前面,究竟這樹木屏障后面是什么地方?

豁然開朗,山水勝境

我們很好奇,魚貫而行地穿過那一片樹林,這才發現,外頭雖只有一條小徑,里面卻別有洞天,“柳暗花明又一村”,眼前豁然開朗的,是一大片山谷和低矮的石山。

這與《桃花源記》里的記載很像,“山有小口……初極狹,才通人。復行數十步,豁然開朗。土地平曠,屋舍儼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屬?!?/p>

山谷里竟然有些稻田,田旁有牛蹄印跡。遠山近樹,疏林淡染,芒草搖曳,野花叢生。裸露出來的石山,斑駁的花紋很是好看,仿佛千百萬年前海浪打成,正好寫生入畫。因是低矮的石山,山上奇松各呈姿態,又是入畫的好題材。

山間有湖,眾多低矮的石山泡在水里,風行水上,山影搖晃。

山上泥土甚少,植被并不茂盛,裸露出來的山體砂石甚多,走累了,坐于其上,吃些點心,吹著山風,聽著松濤,聞著草香,看著云動,頗有心曠神怡之感。若有人帶了茶具和棋盤,那就更妙了。

元代的謝天與有詩云:“云石蒼涼徑路遙,一聲啼鳥背歸樵。行邊若得仙棋看,不管斜暉轉樹腰”。

明代正德九年在河源任縣令的鄭敬道,也曾多次去過石徑樵歸。在他眼里,“徑石崎嶇一徑斜,林巒盤郁樹槎芽?!痹绯康臅r候,樵夫拿著斧子,穿過濃濃的晨霧上山砍柴,到了傍晚,把砍好的柴薪束成一擔,和落日一同走著,放聲唱首山歌,鳥兒們此起彼伏地回應他,這么著地一路走著,他擔著柴回到家里,“飽食無求度歲華”,仿如羲皇上人。

清代順治年間的舉人江祖雒亦曾看到,夕陽西下的時候,樵夫挑著兩肩的柴薪,迢遞地走下小徑。有樵夫歌唱一曲或有鷓鴣“咕咕”相和。

路途中有淺溝處,有人用由加利樹的樹干鋪在溝上,做成一座簡易的旱橋,方便人們通行。路邊的松,尚有人割開松皮以取松脂。

毗鄰恐龍腳印化石遺址

“陟彼南山、言采其蕨”,經行處,時見蕨類植物,也許1億年前,這里曾是桫欏的天堂,因此這里成了恐龍的樂園。

今日的石徑樵歸一帶,屬于恐龍腳印化石遺址公園保護范圍,保護區東至東江邊,南至桂山大道,西至河埔大道,北至環城路,用地面積約2.26平方公里。其中1平方公里為核心保護區。保護區內有20多窩露出表面的恐龍蛋化石和8組100多個恐龍足跡化石,是全國難得的恐龍文化遺址地貌,河源也成為世界上至今唯一發現恐龍蛋化石、恐龍骨骼化石、恐龍腳印化石三位一體的地方,是名副其實的“中華恐龍之鄉”。2001年,河源恐龍系列化石自然保護區被列為省級自然(地質遺址)保護區;2002年,石峽恐龍蛋化石埋藏地被列入省級文物保護單位名單。

如果你要欣賞風景,這里的風景足以“謀殺”你的許多“菲林”;如果你要寫生,這里的奇松怪石正合要求;如果你想探訪遠古恐龍足印,同樣,山上的恐龍腳印化石,仍在靜靜等候著。

誰說在河源城尋不著野趣呢?石徑樵歸,就在城市之郊。

本報記者 凌麗 文/圖

編輯:梁軼倫
    上一篇:尋幽探勝天字嶂
    下一篇:沒有了
    數字報
    Top 天津快乐十分实时开奖